“拍死”6岁男孩的“中国神医”在英国被捕国内公司仍正常运作

  澎湃新闻记者 王文秋
以“拍打自愈疗法”转战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及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地区的“大师”萧宏慈,在2017年4月因过失杀人罪于在伦敦被捕并引渡至澳大利亚后,却并未彻底消失。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日前调查发现,由其一手打造的产业链仍在运作,其新浪认证微博仍在发布更新所谓拍打疗法自然网络养生营和线下营,背后的公司仍由其弟子运作。由其弟子团队运营的淘宝、京东、微店等数家网店仍正常经营,销售价格不一的拍打疗法器械,均未注明是否为医疗器械。此前曾致人死亡的拍打线下体验营和网络体验营也仍在全国巡回运作。萧宏慈微博截图
萧宏慈自称是医行天下创办人,“拍打拉筋”倡导者,自愈力健康管理专家,教育医学创始人之一。宣称其疗法可以治疗感冒、中风、老年痴呆症、瘫痪、肾衰竭甚至癌症和抑郁症等多种疾病。
“拍打拉筋自愈法”包括拉伸、禁食、拍打身体直至出现淤伤甚至破皮流血。
2015年,萧宏慈因在其“拍打疗法”工作坊课程间禁止一名6岁患有糖尿病儿童使用胰岛素致其死亡。2017年因此事被控过失杀人罪在英国伦敦被捕。
另据澳洲媒体悉尼先驱晨报在2017年10月份的报道,澳大利亚当地法院已经拒绝萧宏慈的保释申请。
“你们(媒体)有什么资格来调查我们,你让有关部门来调查好吗?”
12月20日,澎湃新闻拨打由萧宏慈弟子运作的数家公司官网电话,在表明记者身份后,一家公司工作人员语气激烈地斥责,并迅速挂断了电话。
此前,萧宏慈曾因违反台湾地区医疗法规被逐,但在大陆地区的经营活动如故。面对媒体“非法行医”的质疑,萧宏慈不仅以“我非医生”的声明进行推责,并且还要求报名体验营的学员签下各式“知情免责书”。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认为,萧宏慈的各种“免责”行为是无效的,他告诉澎湃新闻,认定非法行医的依据为“没有医师资质从事医疗诊疗活动”,诊疗活动既包括诊断治疗、也包括康复,也有不同治疗方法之间的选择,萧宏慈及弟子们组织的活动是一个典型的诊疗行为,属于非法行医。
“所有病都能治”
距萧宏慈今年4月份海外被捕已经8个月,然而其在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的账号仍在频繁活动。
萧宏慈的微博认证依然为“北京拍拉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拍拉拍公司)保健养生顾问、知名健康博主、运动视频自媒体”,有粉丝17万多人。
仅以12月为例,截至12月13日,萧宏慈的认证账号几乎每天都发布五六条微博,全部都是为“拍打自愈疗法”宣传。
其置顶微博直截了当地为收费的拍打疗法体验营宣传,内容为2017年12月-2018年2月南宁、上海、深圳、郑州、北京体验营的时间安排。
培训营的注意事项指出,该培训营适合亚健康人群、被疾病困扰多年人群,还特别强调,不适合孕妇和16岁以下儿童。澎湃新闻根据萧宏慈博客和拍打疗法官方提供的信息联系了培训营官方客服,以老人的身份咨询相关事宜,客服称,网络体验营学费需1280元,通过微信群上课,每天老师1个小时集中授课,学员在家自行完成老师布置的拍打、拉筋、泡脚等内容。
此外,客服人员还表示“对所有的病都有效,只要你说得出名字的病,拍打疗法都能治”。
上述体验营实际上已存在多年。
2012年就有媒体报道,北京一名51岁患有肝癌的老太太在参加拍打拉筋体验营三个月后去世。
此外,报名学员需要在线签订知情同意书和报名表。
在知情同意书中,拍拉拍公司还将拍打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红斑、红疹、水泡、头晕、头痛,心脏病患者会出现的晕厥、昏迷等,归结为“气冲病灶反应”,还宣称这也是排毒反应,出现上述症状,应乘胜追击,继续拉筋和拍打,并强调“身体经过内在的清洗和排毒后,会逐渐恢复正常,越来越健康”。
“全球需求太大,萧老师在国外忙”
“现在全球对拍打疗法的需求太大了,萧老师在国外特别忙,国内的训练营由他的徒弟授课。”
12月13日澎湃新闻以老人身份咨询时,拍拉拍公司客服人员如此大发dafa888,并未透露萧宏慈海外被捕一事。
萧宏慈起家的时候,其在中国大陆的推广宣传由合祥久远管理咨询公司负责,据新京报2012年报道,该公司也是“医行天下”项目北京总部。2012年9月左右,合祥久远公司被摘牌。
工商资料显示,合祥久远管理咨询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晶”,李晶名下还有一家同样已注销的“锦州合祥久远图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监事为“季英”。
工商资料显示,“季英”是拍拉拍公司和北京宏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人。
2012年至今,萧宏慈一直以北京拍拉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保健养生顾问的身份活动。
通过查询萧宏慈2010-2017年的博客文章,澎湃新闻发现,“季英”和“李晶”均是萧宏慈的弟子和训练营教练。
换言之,萧宏慈虽然在海外被捕,旗下的生意仍在正常运作。
澎湃新闻还发现,在拍拉拍公司官网上,除医行天下团队的宣传外,还有淘宝、京东、微店等电商平台网店的地址。上述网店至今仍在上线销售。
售价1000余元的拉筋凳、300余元的拉筋板等设备,均未注明是否为医疗器械。
澎湃新闻还注意到,前述连串公司中,以季英为大股东的北京拍拉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和拍拉拍公司官网地址一模一样,工商信息里记录的“拍拉拉”等健身器材、医疗器械知识专利,也正是拍拉拍公司几个网店正在销售的产品。
换言之,“拍啦拍”和“拍拉拉”实质上是同一套队伍注册使用的不同身份。
澎湃新闻还注意到,除网站、网店外,萧宏慈的弟子团队,还打造了专门的APP应用,用于招揽用户。
在该团队名为“拍筋拉打”的APP上,除官方团队自我宣传外,还有为数不少的用户自发上传拍打疗法的视频并交流经验。
律师:免责声明无效,可认定非法行医
“自从上次澳洲体验营有意外死亡发生后,就不断有人质问我:你为什么还没坐牢?我就自问:我够资格坐牢么?”
2016年11月,萧宏慈针对澳洲体验营幼儿死亡事件和媒体相关报道,在一篇博文中反问。
萧宏慈在这篇文章中还表示,在体验营中,无论团队做得多么周全小心,都无法保证没有死亡发生。“如果医院里死亡几万人是天经地义,而自愈法体验营意外死一个人就是杀人犯,那不是自愈法有问题,而是媒体和专家的自私与偏见在显示整个社会的病。”
萧宏慈无论在自己的书上、演讲中、体验营期间,都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医生,拍打拉筋也不是医疗行为,只是跟瑜伽一样的自愈方法。
“虽然自愈法效果好,但它并非医生治病,而只是教大家一种方法,由大家自己实践。而且自愈法帮助的多是有缘人,从不强求病患者参与。如果患者和家属对此法缺乏信心,我们总是希望他们以医嘱为主。”2011年台湾媒体曾报道,“台北卫生局”认定,萧宏慈不具医师资格,却在公开场合宣传民俗疗法,暗示及影射拍打的医疗效果,已违反医疗法。最终台湾地区对萧宏慈处以5万新台币的罚款,并将其驱逐出境。
被逐出台湾后,萧宏慈转到大陆。2012年,新京报曝光,萧宏慈被质疑非法行医,萧宏慈则在博客回应“我早说过我非医生”。
萧宏慈的弟子仍以同样的说法应对质疑。
在报名拍打疗法网络体验营时,用户需要签署知情免责书。拍拉拍公司在知情免责书中强调:本网络营作为一种健康养生方式的实践者,其本质实践的是一种健康养生方式,不构成任何治疗及医疗行为,本在线体验营对于往期学员达到的保健效果不做任何承诺,并不能保证每个体验营参加人都能达到同样效果。再次提示:若您身体不适,请严格遵照医嘱,接受正确的治疗,按时服药,拍打、拉筋、撞墙功等仅仅是一种健康养生方法,不能替代以上行为。
对于宣传中提到的排毒反应“气冲病灶”,免责书也专门规定:鉴于在线营的特殊性,由于指导老师非现场教学,对于体验者在在线营过程中方法学习和实践错误,或无法定期按照在线营的流程来进行的拍拉导致的一切可能的气冲病灶,自然养生网络营对此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认为,“这些骗子采取这种所谓规避的方式,比如说自己是组织一种学员的活动,是心得的交流,是一些指导,但是显然这是对诊疗行为的干涉干预。认定这样的行为是非法行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邓利强还表示,萧宏慈和弟子的上述免责声明,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这种免责是无效的,因为如果一个行为可能造成对人的伤害,就像过去的生死自负声明,那都是完全无效的,合同法上是明确的予以排除的。本期大发dafa888 郦晓君
推荐阅读
江歌妈妈不满判决,喊话刘鑫:回国后,法庭见!
江歌案特稿

   很长,但值得看!
他被同学“飞出”的刀刺死,年仅13岁
官员任职三地均养情妇:买豪车买钻戒取悦,缺钱时就找“朋友”索贿
“我没有靠死去的母亲讹钱”,八达岭老虎伤人案明天开庭,伤者索赔218万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